歡迎光廣州DNA親子鑒定中心官方網站! sitemap 網站地圖
廣州DNA親子鑒定中心

GUANGZHOU DNA PATERNITY TESTING CENTER

DNA權威鑒定機構
檢測報告全國有效

謝主任:186 1313 4716

全國熱線:400 915 5238

當前位置:廣州親子鑒定中心?鑒定新聞?親子鑒定資訊?

「鑒定師回憶錄」廣州親子鑒定解開了甜蜜夫妻間的要命“疙瘩”

文章作者:廣州DNA親子鑒定中 人氣:發表時間:2021-01-25 12:27

在中國,親子鑒定之所以會引發很多爭議,不僅因為它是一種可以精確甄別孩子與父母是否具有血緣關系的尖端技術,也在于中國歷來就是個血親社會,可以說中國5000年的歷史文化與中華民族注重血脈延續、子孫傳承有極大關系。而親子鑒定這項能夠割裂血脈關系的技術,與中國重視血親的傳統,存在著天然的倫理沖突。

 

親子鑒定相關圖片1

更何況,親子鑒定涉及的不僅僅是夫妻雙方,還有孩子。這種沖突對于成人都可以說殘酷,更不用提少不更事的孩子了。所以很多時候,鑒定報告上“支持”或“排除”的結果,只有悲劇或者喜劇,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孩子和家庭,因此,不到萬不得已公開做親子鑒定是一個很不明智的選擇,而大多人會選擇偷偷做親子鑒定的原因。

2004年8月的一天,鑒定師剛來單位上班,就接到同事電話,說有一大家子人來做鑒定,卻執意要找負責人接待。

 

親子鑒定相關圖片2

 

她連忙來到樓下,正巧三位大人和三個孩子從一輛小面包車上下來。大人是一對30多歲的中年男女,衣著樸素,看樣子像是夫妻,還有一個是個六七十歲、身材瘦削的老太太。三個孩子年齡并不一樣,各自差著幾歲,最小的那個男孩看上去也就只有五六歲。

自我介紹后,果然跟鑒定師想的一樣,的確是一對夫妻還有他們的三個孩子,那個老太太則是丈夫的母親,一家六口都是從周圍省份的農村專程趕來的。

鑒定師記得很清楚,那個男人花了很長時間了解中心的鑒定資質,包括什么時候成立、什么時候獲得司法部司法鑒定許可證等等,而且還不看復印件,一定要看營業執照的原件。

鑒定師一一滿足了他的要求。在當時找來這里做DNA親子鑒定的委托人,對鑒定機構的資質都非常關心,畢竟這是個新生事物,事關重大,他們最怕的就是碰到“江湖郎中”般的鑒定機構。

這個男人盡管出身農村,沒什么文化,但從言談舉止看還是具有比較豐富的社會經驗,在查驗完DNA鑒定中心有資質后,他還提出了一個其他委托人很少提的要求,“能帶我去你們的實驗室看看嗎?”

鑒定師一愣,但還是安排他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去實驗室做了大概了解。還給他看了那臺價值200多萬,可以同時處理16份樣本的DNA親子鑒定測序儀。

出了實驗室,男人似乎仍不放心,問鑒定師:“這結果不會有問題吧?”鑒定師耐心地回答他:“如果有必要,我們可以辦理司法的鑒定報告,這份報告可以作為司法證據呈交法庭。法庭對司法證據的真實性和準確性要求是非常嚴格的,這一點請你放心!”

 

親子鑒定相關圖片3

 

回到接案室,男人說:“那就做吧。”鑒定師看看三個正在一起嬉笑打鬧的孩子,問:“三個孩子都做?”

話一出口,鑒定師就立即察覺屋里三個大人的表情發生了些許變化——丈夫側過頭去,看了妻子一眼,而妻子卻沒說話,只是表情淡漠地別過臉去,而那婆婆也神情有點緊張地看著媳婦,又一邊悄悄伸出手去,把最小的那個男孩牽著。

然后就聽丈夫說:“只做一個,最小的這個。”

見鑒定師有點奇怪,男人跟母親說:“媽,您先帶著孩子出去等等吧!”老太太便帶著三個孩子出去了,妻子看了丈夫一眼,還是那副很冷淡表情,也跟著走了出去。

見沒了旁人,男人才坐了下來,跟鑒定師說起了事情緣由。

男人叫高洪,以前在農村學過泥瓦工,10多年前就跟著同鄉離開家鄉來到北京打工。最開始是在建筑工地做零工,吃了很多苦,慢慢地有了些經驗和積蓄,后來成了一個小包工頭,開始帶著同鄉承包些大工程的配套項目。

“剛才的那位是我媳婦,我們倆一個村的,從小一起長大。別看她剛才那樣,其實脾氣挺好的,對我尤其好。其實我倆的事最開始我家都不同意,特別是我媽,她不愿意我找個比自己大的媳婦,而她就大我兩歲。”高洪一邊說話,一邊把自己手指關節捏得嘎巴嘎巴直響。

“后來我們還是結了婚,很快有了老大,兩年后又有了老二,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孩子留在家里,都是她在照顧,我還是在北京做工程,幾個月才回家一次,怎么說呢,那幾年孩子小,她脫不開身,所以一直都是我一個人在北京,后來就認識了個女的。”高洪說到這兒,臉還紅了一下。

按高洪的說法,在北京的工作非常辛苦,每天除了安排工人干活,就是跟建材商或者業主打交道,枯燥而乏味,身邊沒有妻子的照顧,就覺得寂寞難耐,日子久了,心思難免活絡起來。就在這時,他認識了小麗。

小麗是四川人,她的一個同鄉在高洪手下干活,一次聚餐的機會兩人認識了。年輕漂亮的小麗對于長期一個人在北京打拼的高洪來說,無疑充滿了吸引力,而成熟穩重的高洪也讓小麗很是心儀,很快他們就住在了一起。

 

親子鑒定相關圖片4

 

鑒定師忍不住“啊”了一聲,“你跟小麗在一起,那你妻子知道?”高洪搖搖頭,“沒有,她一直不知道。”

高洪說他跟小麗在一起,其實更多是填補空虛和寂寞,可是時間越長就發現小麗不適合自己。比如家務小麗基本不干,開始她在餐館還有份工作,后來干脆辭了閑在家里,花錢總是大手大腳,一沒錢了就管高洪要。

“開始她不知道我結婚了,后來有一天,她無意中翻出我錢包里老婆孩子的照片,跟我大吵了一架。”高洪回憶著,臉上說不清楚是什么表情,“這之后她就變了,對我不那么熱情了,后來還總跟人出去喝酒,玩到很晚才回來。”

讓高洪沒有想到的是,后來小麗懷孕了,說孩子是他的,一定要生下來。因為小麗在外面認識的人挺多,高洪心里并不能確定孩子是不是自己的,所以他勸小麗把孩子打掉,結果話剛出口就被小麗痛罵了一頓,說他“沒人性,不像個男人”。

高洪好說歹說,都沒什么用,結果小麗愣是懷胎十月,把孩子給生了下來,是個非常健康可愛的男孩。高洪說,孩子一出生就有一頭烏黑的頭發,眼睛也大大的,因為高洪的大兒子出生時就滿頭黑發,所以這個孩子讓高洪一看就喜歡上了。

孩子剛剛三個月的時候,小麗忽然不辭而別,把自己所有的衣服和東西都拿走了,卻獨獨把襁褓里的孩子給扔下了。高洪急了,花了兩周時間找遍了小麗可能去的地方,都沒有發現她的蹤影。最后他只得放棄了尋找,接受了小麗離開的事實,可是他一個大男人,哪兒照顧得好幾個月大的嬰兒呢?

在他尋找小麗的兩周里,孩子是托一個看工棚的大嬸幫忙照看著,喂的是奶粉,沒了媽媽照料的孩子天天又哭又鬧,沒多久就瘦了一圈,手足無措的高洪沒有辦法,只得做出唯一的選擇——把孩子帶回家里。

說實話,高洪的這番敘述讓鑒定師對這個男人多少有些反感——獨自在外打拼面臨孤獨和寂寞的確可以理解,但是是否一定要用這種方式解決寂寞?隱瞞已婚的情況跟小麗在一起,等小麗發現了卻又開始疑神疑鬼?這男人……是不是也太自私了點?

最關鍵的是,他在跟小麗糾纏的時候,他的妻子卻還在家辛苦帶著兩個孩子。

當然小麗的做法也非常不妥,雖然高洪欺騙了她,但是生下孩子沒多久就扔下不管,一走了之,無論如何也說不上是負責任的行為。

只是鑒定師并沒有把心里的這種感覺表現出來,在她的職業生涯里,遇上過很多出人意料甚至是匪夷所思的委托案情,有的與她個人的價值觀和道德觀完全相悖,但這并不妨礙她以醫生或者鑒定師的角度,去面對委托人種種不同的經歷和感受。

所以很多時候,鑒定師覺得自己不僅是親子鑒定師,更像是個心理醫生,需要傾聽每個委托人的心里話,這與她最開始的想法有很大差別,不過鑒定師是那種外向直接的人,說話從來不藏著掖著,這種簡單的氣質也能幫助她更容易地獲得委托人的信任——如果不是信任,任誰也不會把這么多私密的事情告訴她。

高洪說到把孩子送回老家的時候,撓了撓頭,一時不知道怎么繼續了。鑒定師在一旁看著,猜測這肯定不是一個很順利的過程。

果然,高洪說,從孩子一進家門,原本平靜的生活就被打破了,“之前我也沒敢告訴她,就說我想回去看看她,我媳婦還特高興。我抱著孩子進了門,她還很奇怪,說回來就回來了,怎么還抱個孩子。”

“我開始騙她,說是同鄉的孩子,同鄉生病了,需要我們幫忙照顧幾天。想著能拖一段是一段。開始媳婦也沒多想,還買來奶粉幫忙喂孩子。見她這樣,我更不知道該怎么說了。后來她問同鄉什么時候把孩子接回去,我都只能找借口搪塞。”高洪說。

畢竟是結發夫妻,妻子很快察覺了丈夫的不對勁,這個粗中有細的農村婦女沒有追問丈夫,而是悄悄跑去同鄉家里詢問,結果從同鄉那里才知道整個事情的前因后果。

回到家的妻子大哭一場,第一次跟丈夫起了爭執,她想不通自己在家辛辛苦苦操持里外照顧孩子侍奉公婆,丈夫居然會在外面跟別的女人糾纏在一起,更過分的是居然還抱回一個孩子來!

這么一鬧,高洪的父母也知道了,連忙在兩口子之間做調解。“也幸虧有我媽,不然我媳婦到現在估計也接受不了。”高洪說,“大概是因為我媽以前不同意我倆婚事的原因,所以我媳婦一直比較聽我媽的。我媽開始也把我罵得夠戧,可是當她看到孩子,那表情立即就不一樣了。”

盡管計劃生育作為基本國策在我國已經實行了很久,但在一些偏遠地區的農村,多子多福的觀念依然影響著很多人。高洪這時候有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已經被罰了一筆錢,可是這個尚在襁褓中的嬰兒看上去那么健康可愛,孩子母親小麗又說這是高洪的親骨肉,高洪的母親幾乎從第一眼就接受了這個孫子。

就這樣,在高洪母親的努力說服下,在高洪發誓賭咒再不生二心的情況下,妻子非常不情愿地接受了這個孩子。為了安撫媳婦,一向在家里說一不二的高洪母親還把家里的財政大權“轉”到媳婦手中,并主動承擔了照顧孩子的大部分工作。

就這樣,日子繼續往后過,一轉眼孩子就到了5歲多。大人心里雖然有這樣那樣的想法,但是孩子之間卻不會,老大老二對這個弟弟都很好,三個孩子經常在一起玩,外人都以為這三個孩子本來就是一母同胞呢!

“那孩子都這么大了,怎么忽然現在想做親子鑒定?”鑒定師問了一個在心里盤桓了很久的問題。

高洪說:“我媳婦雖然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心里還是有疙瘩,所以照顧孩子的事兒,基本都是我媽在做。不過她畢竟已經是快70歲的人了,身體也不是太好,現在孩子大了,她有點照顧不過來,所以我想還是讓孩子跟我們一起過。但是我媳婦不同意,說孩子都未必是我的,沒法一起過,所以我才想到來做親子鑒定。”

 

親子鑒定相關圖片1

 

高洪說,這個親子鑒定一方面是為了說服妻子接受這個孩子,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解答他心里長久的疑問,說實話連他自己也沒有把握確定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我就是想弄個明白。”

“所以我才會對你們這里的資質什么的看得那么重,因為這個檢測對我和孩子來說都很重要。”高洪對鑒定師說,“所以請你一定要做準確。”

似乎是為了讓鑒定師放心,他還專門補充道:“當然,如果孩子不是我的,我也會把他撫養長大。”這話鑒定師倒是相信,這么多年了,就算不是親生孩子,朝夕相處也會產生很深的感情。

等到給孩子采集血樣時,鑒定師還多看了兩眼,那個孩子長得非常可愛,一雙機靈的大眼睛,跟哥哥姐姐都很親,絲毫沒意識到自己的身世還有這么多波折。

采完血樣離開前,高洪再次叮囑鑒定師:“千萬要做準確點,一有結果就盡快通知我!”

一周后,那輛面包車再次載著一家六口到了中心。一進門高洪就用那種又焦急又緊張的眼神看著查找鑒定報告的鑒定師。

鑒定師看了看報告,說:“孩子是你的。”高洪興奮得呵呵笑了兩聲,連忙把鑒定報告結果接過去仔細看了一遍,當看到“……高洪是高××生物學父親的機率大于99.999999%;根據DNA遺傳標記分型結果,支持高洪是高××的生物學父親……”這段話時還問:“為什么不是100%?”

 

親子鑒定相關圖片6

 

鑒定師解釋說:“咱們國家的親子鑒定是用16個位點的試劑盒來做檢測的,檢測16個位點計算后的父權概率已經超過了99.99%,完全可以達到認定親子關系的程度,而你這個數字已經是更加精確的結果,當然100%這個數字在親子鑒定項目中是不會出現的,一是因為計算方式,二是因為從科學角度來說,100%這個數字本來就不科學。”

可能這些話高洪并沒有完全聽明白,但是他仍然滿臉高興。孩子奶奶也沒了上次的緊張,非常開心。

鑒定師一直在注意著那位妻子的反應——進門的時候她的神情跟上次一樣,很是淡漠,不過當聽到孩子是高洪的時候,她的表情還是多少有了變化。

后來高洪興沖沖地把鑒定結果拿到妻子面前,說:“你看看,老三是我的!”妻子接過去,仔細看了看鑒定結論,抿了抿嘴,沒說什么。

出門的時候,鑒定師看見那位妻子從婆婆手里牽過孩子的手,終于說了一句:“既然是高家的人,那以后就好好帶他吧!”說完就領著孩子先下了樓。高洪和母親對看一眼,都是一副又驚又喜的表情。

這一幕讓一旁看著的鑒定師也有幾分意外,忍不住感慨:中國女人實在是太善良了!

當然對于那個孩子來說,這樣的結果無疑是最好的。可以試想一下,如果親子鑒定結果是否定的,就算高洪實現他的承諾,繼續撫養孩子長大,但是這個無辜的孩子在他家會受到什么樣的壓力。如果以后他懂事了,又會如何面對這難以用言語表達的情形呢?---來源泰子基因